第A8版:文艺·迎新春 上一版3
 
标题导航
    首页 | 版面导航 | 标题导航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2022年1月14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
母亲的红薯汤

■邱升亮(公司总部机关)

随着年龄增长,每每春节来临之际,总是回忆起以前的生活点滴,怀念过世的母亲,回味母亲的味道,一碗红薯汤常常闪现在脑海里,一个秋天的下午,少年的我正在田间劳作,母亲端来了一碗红薯汤,我一口气吃完,那甜香的味道至今难于忘怀!

那个年代,家里灶台上只有两个装菜籽油和盐巴的小罐,酱油醋之类的调味品都是少见的,母亲做红薯汤方法很简单,红薯不去皮,切成条,用清水煮熟后,滴几滴菜油,撒一些葱花即出锅。皮红、葱绿,红薯的甜、菜油的香,在那个粮食匮乏的年代,是一道美味。现在生活好了,餐餐鱼肉荤腥的,我也曾尝过按照母亲的做法煮一碗红薯汤,怎么也吃不出儿时的味道了。

我的家乡在大别山南麓,属于丘陵地带,稻田少,粮食产量低。那个年代,打下来的稻谷、小麦大部分作为公粮、“爱国粮”上交国家,留给农户自己的粮食较少,每年有几个月的“口粮”都是红薯之类、不能作为公粮的杂粮。那时,我家兄妹多,都在上学,家的粮食很少,总是不够吃。

现在,每家每户都是鱼呀肉呀变着花样给孩子弄好吃的,生怕菜品单调了孩子没胃口。当年,我母亲总是想方设法不让我们饿着了,每年只有过年和“抢收抢种”农忙结束的那个时段买少许猪肉回来给我们打个牙祭。记得有一天家里没米了,向邻居也没借到,母亲从菜园里砍回来几颗老芥菜,切碎,煮了一锅菜汤,母亲说,伢儿们吃吧,吃了就去睡吧,别玩饿了又睡不着。我们兄妹几人一人吃了一碗苦苦的芥菜汤,默默地去睡了。

有一年冬天,我们湾里来了几十个填湖造田的外乡人,借住在各家各户,吃饭在我家隔壁,他们洗碗时将残留的一些饭粒倒在屋后的地上,母亲看到后,每天小心将饭粒捡起、洗净、晒干,攒够了一小布袋后炒熟,用开水冲了吃。

有一回,我刚到家,二姐就拉着我去看家里的米缸,看着满满的一缸米,二姐高兴的说家里打了好多谷子,现在有饭吃了,能吃多少就可以煮多少。二姐如此开心我是能理解的,她不爱吃红薯,但以前家里的晚餐经常是红薯,根本见不到米饭,每次母亲将红薯端到饭桌上,二姐就说“又是苕”,眼泪跟着就流出来了。原来是农村实行了“包产到户”和“包干到户”的生产责任制,彻底解决了温饱问题,农民打心眼里高兴。

如今,老百姓不愁吃了,却存在着餐饮浪费现象,有的甚至触目惊心、令人痛心!经历了那个贫苦时代,我还是十分注意厉行节约反对浪费。

一粒米千滴汗,粒粒汗珠换。春节将至,那一碗红薯汤的味道令我难忘,怀念母亲的同时,也常常想现在生活好了,还是要保持节约不浪费的习惯为好。

3 上一篇  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
 
东风汽车报网络版东风汽车报电子版)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,均为湖北东风报业传媒有限公司东风传媒网)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。
推荐使用屏幕分辨率为1024*768像素 
鄂B2-20040035
   第A1版:头版
   第A2版:要闻
   第A3版:东风本田新闻
   第A4版:东风有限新闻
   第A5版:东风鸿泰新闻
   第A6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A7版:专题
   第A8版:文艺·迎新春
过年那些事
卵 石
摄影
打豆腐
母亲的红薯汤
隶书